•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  网络文学并不比传统文学差——风御九秋访谈录
  • 网络文学并不比传统文学差——风御九秋访谈录

    对话人:风御九秋(于鹏程) 威海籍网络作家

    于 宁 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中国现当代文学2014级研究生

    刘治兴 山东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2013级卓越班学生

    栾文青 山东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2013级卓越班学生

    访谈时间:2015年8月3日

    访谈地点:威海市文登宾馆

    网络文学并不比传统文学差——风御九秋访谈录

    一、我现在写的是第四本书

    刘治兴:您是如何走上网络文学创作道路的?您认为您写作过程中遇到的最大的机遇是哪一次?

    风御九秋:我进行网络小说的创作是比较偶然的,所谓的创作对我来说就是写小说。我是怎么开始写小说的呢? 2011年我处于人生的最低谷,那时候很郁闷,百无聊赖,当时就想把自己的经历以类似于回忆录的方式记录一下。当时的目标是写二十万字,结果从天涯发表之后反应很好,出版,改编漫画,受到读者认可了就开始写第二本,第二本书是《残袍》,第三本是《紫阳》,现在写的是第四本《太玄战记》。

    于宁:那您的简体出版的第一本书《气御千年》卖得怎么样?

    风御九秋:不错。

    刘治兴:盗版的书是不是有很多,对您的书的销量有影响吗?

    风御九秋:《气御千年》还没出来它的盗版已经出来了,气得我暴跳如雷,后来一想让他偷吧,偷我的是看得起我,写得不好人家也不偷。你只能用这种阿Q精神开导自己,要不怎么办,国家又不管。

    刘治兴:你年轻的时候对未来有什么设想,你想过自己会成为网络作家吗?

    风御九秋:当兵的时候我想当将军,当兵回来之后我想当一个成功的商人,但是现在成了一个传统作家看不起的网络作家。

    于宁:您曾有入伍服役经历,而《气御千年》的主角于乘风就是一名军人,这种身份是否源于对自我的某种想象?

    风御九秋:虽然我离开了部队,但我很喜欢、很怀念部队,我喜欢部队那种热血的气氛。我选择军人做主角就是因为我是军人,很自然的,因为我习惯于这种方式的表达。

    刘治兴:除了写作,您平常有什么别的爱好吗?

    风御九秋:我喜欢玩石头,也喜欢玩木头。

    刘治兴:是收藏还是制作?

    风御九秋:送读者。

    刘治兴:您家里面怎么看待您写作的事情?

    风御九秋:成了文人啦,光宗耀祖呀。

    栾文青:您有没有那种比较有趣的与读者之间的故事跟我们分享?

    风御九秋:读者没故事,有故事的是朋友。

    栾文青:您会看作品连载时粉丝的评论吗?粉丝评论会对你的创作产生影响吗?

    风御九秋:偶尔会看。

    刘治兴:方便说一下您的收入情况吗?

    风御九秋:这是网站机密,不能乱说的。我写的这些书比较正统,不YY,不色情,不暴力,无线收入不行,但我的读者社会精英比较多,他们给我的打赏很可观,《紫阳》一本书打赏超过了百万。

    二、我属于一位内功型选手

    于宁:百度百科将您的创作线路定位为“灵异类仙侠类双料神级写手”,这两方面可能不太吸引年轻女性读者的阅读,对此您有没有想过要进行创作上的突破,还是在自己擅长的方面做到最好就可以了?

    风御九秋:哈哈,我自认为我属于内功型选手,不管写什么都可以,不换风格是因为懒得去换。

    栾文青:您最初写作小说的技巧来自哪里?自己揣摩想象还是借鉴别的文学作品?

    风御九秋:这要归功于我在济南当兵的那五年,当时在那种偏僻的条件下我喜欢租书看,每天都看,什么都看。

    栾文青:您读过其他网络小说作家的作品吗?

    风御九秋:没有正儿八经地看过。

    于宁:《气御千年》第六章提到,“‘先前我们遇到的古墓全都是唐朝以前的,那时候的人还不太擅长设计墓葬机关。从唐朝往后墓穴里的机关才逐渐多了起来,宋元明清四朝的古墓没机关的反而不多。’我回忆着先前读过的一些野史。”对于这样一部以想象力展开的作品,野史在您书中占有怎样的比重?

    风御九秋:野史就是老百姓的历史。正史是皇帝让人写的历史。野史很杂,什么都有,好的也有,坏的也有,胡说八道的也有,真的也有,发牢骚的也有。你想了解人生百态你就得看野史,野史在我的书中占三成以上的比重。

    于宁:《气御千年》第十五章金刚炮叙述阴曹地府的模样:“山,不长草不长树的山,有的还冒着烟儿,但是我没感觉多热。”这个场景的构建,是全部源于想象还是有其他的素材支撑?

    风御九秋:这要说到三维、四维、五维空间以及相对论。我认为我们生活的这个空间之外还有别的空间,是对我们没有影响的,我们看不见的,感觉不到的这么一种存在。我书中所描述的灵感就来自于爱因斯坦的空间论。

    于宁:很多仙侠类作品,书中不会出现真实地理名称,而《气御千年》中却一直都有真实的地名,如泉城济南等,您为何愿意采用真实地理名称?

    风御九秋:信心不足才会虚构地名。

    于宁:您的作品有很多涉及到武侠,您本人喜欢武侠小说吗?谈谈您对金庸、古龙等作家小说的看法以及对当代新武侠小说的看法。

    风御九秋:我哪有权利去评价大师级的宗师。我非常尊重他们,对他们我内心怀着崇高的敬意。我喜欢金庸的侠之大,他的文章体现了什么叫侠客。金庸的文章充满了正能量。但三位大师我最喜欢的还是古龙,他是个桀骜不驯的人,好色,好酒,他写的文章也一样。我的文章受古龙影响最大,尤其是《残袍》。古龙的书非常悲情,非常的不惯你毛病,敢于不去讨好读者。梁羽生也很精彩,但我说不出他有什么优点。到处都是优点却没有特别突出的地方。

    当代的新武侠小说基本上是画虎不成反类犬,写武侠需要功力和功底的,需要多年的积累和积淀,二十来岁的年轻作者写玄幻都市还凑合,写武侠写不好,在我眼里只有武侠,没什么新武侠。

    于宁:您是否希望自己的作品被改编为影视剧?

    风御九秋:改编影视剧是所有作家的梦想,很有成就感啊,登峰造极啊。要改的话就改《紫阳》,真正的传统古典仙侠就是《紫阳》,我最近正在谈改编的事,尽量把它给改好。

    于宁:《气御千年》的主角于乘风您希望找谁来演呢?

    风御九秋:如果《气御千年》的于乘风找演员来演的话,我不喜欢奶油小生。我想想,于荣光老点但够味,我喜欢演技派的。演员我不太熟悉,这个问题跳过去。

    三、我想为网络文学正名

    于宁:您曾经说过:“网文不养活爷爷。”言外之意就是网络写作很辛苦,您如何看待网络文学的商业化机制。

    风御九秋:说直白一点,听不懂。

    于宁:就是现在网络文学商业化嘛,可能金钱在里面的比重或作用比较大一些。

    风御九秋:什么行业都不容易,网络作家要有职业良心,不能为了赚钱而误人子弟。

    栾文青:我读小说《残袍》,发现人物语言有一些不雅的词汇,在很多网络小说中我们也可以看到,对此您是怎么理解的?

    风御九秋:雅?什么叫雅?《丰乳肥臀》雅不雅?它的作者莫言先生现在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栾文青:有人说网络文学只是茶余饭后的娱乐,不可能在文学史上获得地位,对此您的看法是什么?您希望自己的作品对读者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风御九秋:网络文学之所以这么受人诟病,这么受传统文人看不起,主要原因是网络作家为了赚钱吃饭而无奈的对市场进行了屈服和迎合。传统作家有国家发工资,有作协扶持,有作协奖励,有作协各个方面的帮助,网络作家有什么?不吃你的粮,凭什么听你的话?

    刘治兴:您在写作中最大的困境是什么?未来有什么样的写作计划?

    风御九秋:外部干扰。我们网络作家不能和传统作家一样想写就写,不想写就不写。我们每天都得写。我是从网络起来的作家,虽然我已经加入了省作协,我还是认为作为网络作家还是要让那些传统作家,作协的官老爷们看看,网络文学作品并不全是垃圾,事实上很多网络作家的作品已经超越了传统作家。

    于宁:作为网络文学作家,您想进文学史吗?因为现在有很多呼声要求网络文学进文学史,请您就这一问题谈谈自己的看法。

    风御九秋:网络文学只不过是借助网络发表的一种文学形式,我们为什么就不能进入文学史?传统作家能不能不要带有色眼镜看我们。

    刘治兴:您觉得在您和一些有良心的网络作家的共同努力下,网络文学会不会在未来的文学舞台上占据重要的地位,可以与纯文学相抗衡。

    风御九秋:实体纯文学现在根本就打不过网络文学,说是分庭抗争那是恭维它。再好的文章也得有人看才行。中国文学的现状是:国家资源掌握在传统作家手里,社会资源掌握在网络作家手里。

    刘治兴:就是国家支持他们吗?

    风御九秋:国家支持的是传统作家,但是现在掌握潮流主导风向的是网络作家。

    四、永远要从两方面考虑问题

    刘治兴:您的小说中有很多道教文化的内容。网上评价您对于道家文化的研习为其他网文作家所不及。像您的《紫阳》中说:“道虽无常法,也要有心求。”“修道贵在修心”。这些都是您自己所感所悟吗?

    风御九秋:中国文化的根源就是儒道,作为一个想要让传统作家看得起的网络作家,我必须静心深入细致地去研究某些东西,也就是说,我之所以要深入地研究,一来是良心,二来就是我不想让人认为网络文学里就没有好的作品。

    刘治兴:道家的修真,这个修真要如何修?

    风御九秋:修真就是修心,道家讲阴阳,阴阳体现在现实生活中就是永远从正反两方面考虑问题。举个例子,我给孩子的零花钱就放在桌子上,他随时可以去拿。这件事情有正反两个后果:正面后果是他对于金钱没有好奇心,可以培养他从容大气的气度。负面后果就是可能会养成他花钱大手大脚的习惯。任何一件事情都是这样,都有两面性。

    于宁:《气御千年》中有很多关于异类的描述,如开篇的三阴辟水,昆仑山上的各色动物,您作为男性对异类有特殊的偏好还是有其他的原因?

    风御九秋:里面的所有异类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忠诚和坚持。它们的忠诚和坚持是无条件的。我查了资料,百分之八十的人丧偶之后都会再娶或者再嫁。哪怕他们在世的时候非常恩爱,等到死去的这个人不能继续为他付出了之后,活着的这个人就会慢慢地忘记他。我感觉这是人生的一大悲哀,我认为他们没有常性,在这一方面动物比人做得好,当然了,我也并不是说再娶和再嫁不对。

    于宁:作为威海籍作家,本土文化对您的作品有没有影响,如果有表现在哪里?

    风御九秋:你的意思是我有没有写咱威海的东西呗?圣经山啊,《残袍》里面的圣经山。于乘风也是咱文登人啊,我有这边的情愫啊,我很喜欢咱这个地方。

    于宁:您刚刚说创作伊始并不想将这部小说创作为仙侠题材,但是后来出现了转变,这种转变是无意识的吗?

    风御九秋:钱学森晚年极力研究人体科学,他说过人体科学是真的不是假的,是值得我们花大力气去研究的。我写仙侠是因为我对生命科学也很感兴趣。

    栾文青:我读您的小说《残袍》,读后觉得左登峰这个人物有些偏激,甚至有些不可理喻,您是怎么理解这个人物形象的?

    风御九秋:左登峰之所以变成那样,是因为巫心语用最惨烈的方式,尽了她最大的能力去救他。她到最后,我不知道你有没有仔细看,她是通过放血的方式来抱着左登峰跑的,到最后血都流干了。有些记忆我们能够保存一年,有些可以保存三年,而有些事情如果有足够的震撼力,我们能够保存一辈子。也就是说巫心语用那种方式救了他,真正热血的人永远不会忘却这一幕,他永远为她活着。

    栾文青:《残袍》里左登峰对一些穷苦老百姓,见死不救,他也抢过八路军的手榴弹,这些您是怎么想的?

    风御九秋:换位思考,如果你是左登峰,你身受重伤需要救治,只有一只猫陪着你,老百姓怕受连累都不救你,你能不恨他们?能不装吗?如果你想要那种虚伪的高大上,别采访我,我不是。

    栾文青:您在小说中有大量国民劣根性的描述,这是否代表了您自己的看法?

    风御九秋:每个人都有劣根性,除非你故意不去面对。

    五、高级阶段拼的是悟性和天赋

    于宁:中文在线曾经开办中国第一所网络文学大学,现在也流行一些作家班,您认为它们存在的价值是什么?

    风御九秋:如果我像你们一样受到过正统的文学教育,我就不至于让出版社嘲笑我,你的“的、地、得”全错,标点符号也不对。网文大学就是为那些没有上过大学的一些文学爱好者提供的一个免费的慈善性的培训。我认为这是中文在线做的非常伟大的一件事情,他们培育出来的作家是整个网文界的,不是中文在线自身的,中文在线的胸怀值得我们佩服,其文化传播者的使命感值得我们敬佩。

    于宁:您认为靠作品养活自己和其他的一般行业相比,哪个比较难,哪个相对容易一些?

    风御九秋:不管什么工作都不容易,在方向无误的前提下,付出和得到成正比。

    刘治兴:如今网络小说创作的题材和内容已经很广泛了,您觉得现在再去创作网络小说的话还会有成为大神的机会吗?

    风御九秋:网文大学副校长血酬曾经说过一句话,网文界迟早会进入五百强时代。这话我很赞同,有五百个人就能够满足所有人的阅读需求,军事、言情、都市,各方面的题材,有五百个作家就足够了,到最后就是五百个人独霸这个行业,就是五百大神。现在新人想挤上去很难,如果没人发掘和帮助,单纯靠自己,出头的几率和中五百万差不多。

    刘治兴:那您觉得现在一些爱好文学的年轻人,他们可以通过哪些渠道跟别人交流探讨呢?有没有这样的平台让他们展现自己的才华?

    风御九秋:一般没人搭理新人,自己想办法吧。

    刘治兴:也就是说有运气的成分?

    风御九秋:不能全靠运气。首先自身要真有才华。其次可以通过一些平台,一些论坛,一些客户端,一些网站来发表。另外建议,如果能遇见一些非常值得尊重的前辈,去拜访他们,说出自己的想法,把稿子拿给他们看,请求他们能拉一把,顶级大神的一个章推能顶新人的三年努力。

    刘治兴:对年轻的网络写手您有什么建议?

    风御九秋:血酬曾经说过一句话,说作家到了高级阶段要靠拼悟性和天赋,但是很多作家在此之前都死在了拼努力的路上。想成为顶级作家,你必须要有天赋在里面,天赋不行就换别的行业。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没有卑贱,没有高下,只有你能不能到达巅峰。

    (录音整理:刘治兴、栾文青) 

    (本文原载于《大神的肖像:网络作家访谈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