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  盯住刘大雄
  • 盯住刘大雄

    插图:郭红松

    【中国故事】

    卢浩的右眼这几天一直在跳,跳得心里发慌。坊间曰,男人左眼跳福右眼跳灾,莫非要遇什么倒霉事?还有,今年是卢浩的本命年,小时候就听奶奶说过,本命年犯太岁,要小心,还要扎红腰带。本来红腰带都准备好了,但年三十那天到父母家过年走得急,结果忘带了。等想起来,午夜的钟声已敲过。母亲说,过了时辰就不灵验了。卢浩觉得这都是“命”,老天早就作了安排,躲不了。

    卢浩被叫到领导办公室,进门便看到刘大雄。刘大雄是市纪委三处的头儿,这个处主要负责党风党纪。他们的办公室与卢浩所在的处门挨着门,是名副其实的部门邻居。平时没事,两个处的人还经常在走廊里聊聊天,说说笑话。不过卢浩和下属从不进刘大雄他们的办公室,毕竟是纪委,跟农委不一样,保密加神秘。卢浩他们还都有讲规矩的头脑,也有自控的意识。

    发现刘大雄在领导办公室,卢浩一愣,随后心里一阵紧张:出事了!果然,领导对卢浩说,市纪委的同志找你了解一些情况,你要积极配合,如实汇报。刘大雄一改过去见了笑眯眯的模样,很严肃地对卢浩说,到我们会议室去谈吧。

    进了会议室,刘大雄又叫来两个人,一个拿着本子,一个拿着稿纸。两个人跟卢浩很熟,其中姓徐的是副调研员,今年刚提拔,卢浩还道过喜。平时这两人见了卢浩都礼貌地称其职务:卢处。现在似乎不认识一样,板着脸坐在对面,眼睛避开卢浩连个招呼都没有。卢浩的心里更加紧张。

    卢浩同志,根据有关人员举报,你和处里的有关人员在昨晚接受过下属单位的宴请,并接受礼品,严重违反了八项规定,现在我们代表组织找你落实有关情况。刘大雄挺直了身子看着卢浩说。

    卢浩的头“嗡”的一声,大了。

    昨晚的事,违纪了?卢浩有些诧异地望着刘大雄。

    我们就吃了个工作餐,至于礼品,那不过是做实验的新品种,属于试尝品,算不上礼品。卢浩解释道。

    在酒店里吃工作餐?试尝品发放的对象是专家、市场营销、商家代表,你们算是其中的哪一类?刘大雄反问道。

    卢浩说,本来不准备去酒店,但他们说单位食堂在装修,只能去酒店里吃。我们只好客随主便了。试尝品嘛,以前也都是谁赶上了,拿回去尝尝,提提意见。

    据我们了解,单位的食堂使用得好好的,根本没装修。你为什么轻易相信,不做调查呢?还有,试尝品在八项规定后不是重新做了规定了吗,机关工作人员不在试尝范围内,为什么明知故犯呢?刘大雄的话有些咄咄逼人,卢浩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是好。

    还有,工作餐会有海参吗,会有鲜榨果汁吗?刘大雄进一步追问。

    卢浩没吱声,心里在骂自己:糊涂啊,糊涂!昨晚海参上来后他就感到不妥,要求拿下去。但县农委主任说,已经上来了,不吃会造成更大的浪费。再说了,一只养殖海参值不了几个钱,不会超标准。卢浩不愿得罪人,就没再坚持。这下好,成把柄了。还有,那果汁也本不该上。同去的小马不喝茶,又是女同志,县农委的人就要了鲜榨果汁,这下也落下了麻烦。

    卢浩以为情况了解后,顶多写个检查,领导批评一番算完,没想到,一周后市纪委通知,给他和另外三名同去的党员,党内警告处分。

    卢浩又气又窝囊,心里还有点不服气。这事放在以前算什么?当然,卢浩也清楚,今非昔比,现在要求跟以前大不一样了。但再不一样也不能给这么重的处分啊!卢浩最担心的是未来的前程。自己不到五十岁,还有发展空间。这下麻烦了,背着个处分,彻底没戏了。尽管领导找他谈话时一再强调,不能背“包袱”,要积极向前看,但这只是领导的“安慰”而已,真的摊上好事,领导还会考虑自己吗?现在干部多得是,有本事有能力的不乏其人。何必非要选用一个有“污点”的?就是领导再欣赏,也犯不上冒被人非议的风险呀!卢浩只觉得这次处分像个重重的黑锅,压在脊梁背上好沉。

    卢浩对刘大雄一肚子“意见”。真行啊,多亏还是邻居,如果不是邻居会给什么样的处分?本来卢浩想,看在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份上,刘大雄怎么也要给点面子,从轻处理。结果呢?刘大雄没给自己说一句好话,全给“公事公办”了。刘大雄太那个了!这个平时看上去文绉绉的邻居同仁,在卢浩眼里一直是文弱书生的形象——细声慢语,连走路都迈着稳稳的四方步,每天中午吃完饭必在办公室练一会儿书法,那字写得真不错,听说还得过大奖。许多人说,他不该干纪委,应该干宣传或者当教授。那意思除了赞美他知识渊博外,还有一层意思,就是书生心软,本不该在这下“狠手”的部门。现在看,他刘大雄绝不是“省油的灯”,该出手时就出手,没半点手软。人不可貌相啊!

    想起那个不愿想的结果,卢浩心里就不舒服。受到同样处分的那三个同事也一天到晚嘀嘀咕咕,看脸色就知道,一肚子怨气。

    这天,不知谁又说起这事,卢浩一看办公室加他就四个人,巧了,那天去县里的也是这四个人。同病相怜,四个人你一句我一句说的全是自己如何“冤枉”。说着说着又提到刘大雄。因为喝了鲜榨果汁受到处分的小马说,真有意思,刘大雄就没有点“出格”的事?处分起人来一点不留情面。就是,我就不信他们纪委的人就那么清廉?人都有七情六欲,他们纪委的也是人。受处理的滋味不好受,也该让他们自己尝尝。

    卢浩没说话,但耳朵一点也没漏下同事说的话。对啊,别人能犯错误,刘大雄就不会马失前蹄了?犯错误的痛苦劲儿他们知道吗?肯定不知道。板着脸训别人很难理解对方的感受,但等到换位被人训了,或许才能懂得其中的悲哀。

    卢浩咳了一声,那意思很清楚,让大家安静。

    刘大雄不够意思,他完全应该理解,基层那么热情,怎么好严肃起来拒绝?再说了,咱们确实不想违规违纪,我还一再声明,吃饭只可以安排工作餐,礼品要交点费用。人家也答应了,但最后变通处理了,咱能说什么?

    就是,就是,卢处当时就是这么说的。我证明。一个同事举着手说。

    现在证明也没用了,我觉得应该让刘大雄也吃点苦头才对。那样他或许才能知道我们的苦楚。另一个同事说。

    盯住刘大雄。我们一起盯住,我不信他生活在真空中。只要他越雷池一步,我们就有话可说。卢浩望着屋里的人说,四对目光聚在一起,如同建立起了同盟。

    每天快要下班时,卢浩他们办公室的门便四敞大开,隔壁有点举动会看得清清楚楚。上班时间没必要盯着,关键是八小时以外。刘大雄不可能就没有个应酬,没有个礼尚往来,没有个饭局,没有个业余爱好。只要有,就跟上。豁出去了,宁可牺牲休息时间,也要想方设法抓住刘大雄的把柄。

    卢浩他们分了工,一天一个人,下班后盯住刘大雄,不管走到哪里,也不管多晚。好在都有私家车,方便。

    很沮丧。一连几天,刘大雄下了班也不离开办公室。下班铃声响过,他便到负一层的食堂去吃饭,吃过后上楼待在办公室,一待就是九点多。九点以后不可能再去饭局,也不可能再去娱乐,否则第二天如何上班?再说了,他家人也不会干,还不催着回家团聚?

    轮了两遍班,小马有些沉不住气了,第二天上班时悄悄说,看来刘大雄这些人就是“钢铁”炼成的,不食人间烟火。除了工作不知道还有别的。咱这么盯下去,恐怕没什么结果。另一个同事似乎也有同感,说他前晚黑着灯在办公室窝了大半天,刘大雄居然从晚上六点钟进了办公室,一直到九点多才离开,其间就上了一趟卫生间。神人啊,换上咱,受不了。

    卢浩也纳闷,纪委的工作就那么忙?刘大雄连轴转也不嫌累,这,没点敬业精神真的很难支撑。卢浩从心里有点佩服刘大雄了。换位对比,自己未必做得到。

    也许这些日子他们忙,过几天就会松闲。人一松闲下来就会考虑个人生活,那时,或许就有好戏看了。卢浩鼓励同事。实际他心里也没数,只是顺口说说而已。

    没想,卢浩的话一语成谶。

    晚上值班的同事急匆匆打来电话,说刘大雄下班没去食堂吃饭,直奔停车场,有一辆挂着像是公务车牌的面包车接上他走了。同事开着私家车跟在车后面,正在路上呢。

    公务车牌?那就是说是公车私用了,单凭这点也是违纪。

    你先拍照,然后通知我,我马上赶过去,找其他相关证据。

    卢浩有些兴奋地搓着手,在房间里踱步。太太调侃,打鸡血了?卢浩把情况简单跟太太复述了一遍。太太也有些兴奋,就是嘛,别看是纪委的人,常在河边走照样也湿鞋。这回抓住了,看他怎么说?

    一说抓住了,卢浩突然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要是真的抓了刘大雄的把柄,举报给纪委,他会是什么样的结局呢?撤职,留党察看,还是开除党籍?如果真是那样,他可就彻底完蛋了!卢浩听说刘大雄是农村出来的孩子,考上大学,毕业分配到了城市,然后成了家,立了业,一直干到处长。假如真的出了事,刘大雄会一下子跌到万丈深渊,从此抬不起头来。

    算了吧,就此打住吧,卢浩的同情心占了上风。他掏出手机想告诉同事别跟下去了,但按完号码又想到,他刘大雄考虑过自己吗,考虑过背上一个党纪处分会对未来发展的影响吗?想到此,卢浩又把手机放进了口袋。

    恶有恶报。卢浩想到这句成语,他想刘大雄很快就会知道这句话的厉害。

    来吧,快来吧,这里真的很热闹啊!好多公车,酒店门外还有登记的。我都拍下来了。同事有些激动又兴奋地说。

    卢浩打车迅速向同事提供的酒店奔去。路上他脑子里过滤了许多可能出现的场面,甚至想到了刘大雄尴尬、惊讶、沮丧乃至仇恨的表情。他想,不管怎样这回先让刘大雄的威风扫地,至于向不向上面举报,看看刘大雄的态度再说。

    车到酒店刚停下,便有笑容可掬的小姐迎上来。先生是来参加慈善义捐活动的嘉宾吗?

    卢浩愣了,一时竟没反应过来。

    啊,啊,我是,不是,来看看。他支支吾吾不知说什么好了。

    是捐赠活动,不是饭局啊!他把同事拉到黑影处说。我这也是刚弄明白的。那,刘大雄来做什么?他不是书法家协会的会员吗,来捐字的。慈善总会派车去接的。我刚才在登记处看到了,他捐了两幅条幅。

    这一出戏演得真是让卢浩脸上无彩。

    卢浩发现,刘大雄的工作似乎总是做不完。加班,成了正常工作,甚至周六周日都照旧来办公室。“敌变我变”,卢浩他们也随着刘大雄的规律调换策略。周六周日也来“陪”着。

    开始,无所事事,玩个游戏,听个歌曲,后来觉得时间这么流失了可惜,便开始看书,写笔记,甚至做第二天工作计划。习惯成自然,不长时间,同事们都私下说,这“盯梢”工作变成了自觉工作,意外收获,难得!再后来,大家有意无意地说起刘大雄来,更多的不是抱怨了。看看人家,自我约束力就是强。一个月没见有饭局,也没什么娱乐活动。累了,就听一会儿音乐。他太太也真行,周六周日还领着孩子来送饭慰劳。这样的处长不容易,也难找。卢浩听了这话觉得有些刺耳,仿佛是说给自己听的。但悄悄瞄了瞄说此话的同事,似乎并不是有意特指。心是放下了,但总觉得不是滋味。

    下午卢浩开完会正要回办公室,在楼道遇上一位五十多岁的妇女,她跟卢浩打听,刘大雄处长在哪办公?你找他有事?卢浩禁不住好奇地问。有点事,想把这给他。妇女手里拿着一个大尼龙绸包,鼓鼓囊囊。卢浩脑子一下子飞速转起来。是不是来行贿的?那包里显然是礼品啊!卢浩顾不上进一步深想,觉得不能放过这个抓住证据的难得机会,便指了指刘大雄的办公室小声说,你敲敲那个门试试。说完他快步闪进旁边的开水间。在那里面可以清晰地听到走廊上的谈话。

    刘大雄大概没在办公室,出来送妇女的是徐副调研员,卢浩一听声音就知道是他。

    你以后千万别来送了,这土特产刘处长不会收的,我们也不会收。你丈夫有问题,是他的事。但孩子有病做手术需要钱,我们力所能及捐点是应该的。

    我知道你们不会收,可我心里……妇女说着哽咽了。

    事后卢浩打听到,刘大雄他们处理了一个基层干部,被移交司法机关判了刑,并罚了款。那个干部的孩子恰好重病需要巨额手术费。刘大雄和处里的人得知后,悄悄捐了一些钱。这些事不知怎么被妇女知道了,便三番五次打电话要来感谢,最后干脆找到门上来了。

    知道事情的原委后,卢浩久久没说话,他眼前晃来晃去总是刘大雄的影子。那影子一会儿变小一会儿变大,最后慢慢地定格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年底到了,让卢浩意想不到的是,他们处被提名先进处室。尽管只是提名,但领导在大会上说,他们这半年来加班特别多,大家都看在眼里。此外,在廉政方面也有很大进步。

    处里的人虽觉有些遗憾,但感到满意。毕竟处里还有几个人背着处分,有现在这种结果应该说已经大大出乎意料了。卢浩自然很高兴,但嘴上一句话也没说。他瞄了一眼隔壁办公室,心里五味杂陈。

    这天轮到小马晚上“值班”,但突然接到家里电话,说亲戚要来,让下班回家团聚。

    卢处,能不能缓一天再盯?

    不盯了,以后不再盯刘大雄了。卢浩若有所思地回答。

    那盯住谁?

    盯住自己。

    (作者:王溱)